深圳诸城荣昌不锈钢加工厂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755-1506445957
邮箱:service@armamii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大学生猪倌不再养猪 称散户撤出致猪肉价暴涨

编辑:深圳诸城荣昌不锈钢加工厂   字号:
摘要:大学生猪倌不再养猪 称散户撤出致猪肉价暴涨
猪肉价格一片涨声,养猪户应该可以大赚一笔,但这却已经和曾经的“明星”散户郑娜没什么关系。

郑娜,北京人,本科学历,2001年,她放弃在外企的工作,钻进天津蓟县东施古镇农村开始养猪。这位女大学生猪倌一时成为明星,包括央视《面对面》在内的主流媒体,都曾报道她的事迹。也因为养猪,郑娜成为中国共青团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,获得很多荣誉头衔。

但现在,郑娜已经不养猪了。在猪肉价格暴涨,理应大幅盈利的行市下,这位曾经的明星散户却已经是置身事外。

几经周折,记者找到郑娜,抛给她两个问题。为什么现在的猪肉价格这么贵?为什么要选择撤退?郑娜告诉记者,现在的猪肉价格与像她这样的散户撤离养猪业存在因果关系。大量散户的撤出,让生猪供应减少,推动了市场价格。

要想了解猪肉价格为何暴涨,必须从探寻散户为何不再养猪开始。

养猪场已成养驴场

养40头驴,200只鸭子和300只鹅,一个人足能应付。

通过网络搜索郑娜的相关咨询,记者发现信息更新全部终止在2009年。

郑娜所经营的建和养殖场,坐落在天津市蓟县东施古镇。拥有蓟县三八红旗手等多个荣誉头衔的郑娜,是当地的明星人物,建和养殖场也是明星企业。但记者致电东施古镇镇政府的相关主管部门,得到的回复都是东施确有建和养殖场,但无法联络。

从北京驱车约100公里,记者在上周末赶到东施古镇,最终通过当地派出所指引才找到建和养殖场。

养殖场置身一片农田当中,没有任何招牌,院墙残破,铁门上锁。但里面的狗吠显示这里还有人居住。敲门后,开门迎客的是郑娜的父亲,郑建和。

当年,正是郑建和在这里开办了养殖场,郑娜就是因为牵挂父亲,才从北京来这里当了猪倌。郑建和将记者引进屋内,令人颇感意外的是,院子里不是成群的大白猪,却是三三两两的黑毛驴。

曾经的明星养猪场已成养驴场。

“咱已经不养猪了。”郑建和憨憨地笑着,他和女儿撤出养猪业的时间,正是2009年。

在2009年,生猪收购价格跌到近几年来的最低潮,每斤只有4.5元左右。而在2008年,生猪收购价还维持在每斤8到9元的水平。从2009年开始,建和养殖场开始陆续卖掉场里的肥猪、母猪、小猪崽。2010年春天,建和养殖场正式告别养猪。郑娜也离开了蓟县,去宝坻做起了饲料相关的生意。郑建和还守着养殖场,2010年,他试着养了几头牛。今年,他开始养毛驴、养鸭子和鹅。

现在,建和养殖场里有40头驴,200只鸭子和300只鹅。

毛驴在院子里转悠,饿了就自己趴在草垛上吃草。整个建和养殖场里,现在只有郑建和一个人,但对付这些毛驴、鸭鹅,足够了。

养猪三大成本全部上涨

除了人工和饲料成本增加,疾病带来的死亡率上升,也导致散户养猪热情下降。

“猪肉为什么贵啊?很简单,养猪的人少了。市场上生猪少了,猪肉当然就贵。为什么养猪的少了?成本上升了,人工、饲料都在涨价,猪还常生病,不是每个养殖户都能扛到现在。”

养殖场最火的时候,每年出栏生猪约2000头,郑建和一个人是顾不过来的,不但全家都要在一线干活,还要雇三个小工。养猪和养驴,一个显著的区别就在人工费。“养猪,需要有人给猪扒粪、喂食。我这里当初最少需要三个小工,每个人除了包吃住,每个月还要给1500元。给少了,谁愿意干啊?不如出去打工了。现在,每个小工每月至少需要2000元才肯干。养驴,我一人就行。”

除了人工,饲料费也是一笔大开销。猪比驴能吃得多了,除了吃玉米,还要吃其他饲料。郑建和说,平均下来,每头猪每天要吃4到5斤料。小猪虽然吃得少点,但小猪的饲料比大猪的要贵。当初,建和养殖场最鼎盛时期,存栏约1600头,每天消耗的玉米、麦麸、豆粕等饲料达到约3500斤。饲料中,玉米约占六成以上。单单是玉米的价格,已经从去年的约0.9元/斤,涨到今年的约1.1元/斤。“别小看这两毛钱的差别,一头小猪从出生到出栏,要吃掉大概800斤粮食。你可以算算是多少差别。”

除了人工和饲料成本增加,疾病所带来的死亡率上升,也导致了散户养猪热情下降。据了解,近些年来,蓝耳病等疾病严重危害着生猪的存活。在建和养殖场,每头母猪每年能贡献20头出栏猪,这已经是周边地区的最高存活率。在一些南方养猪场,小猪因腹泻导致的死亡率接近70%。散户养猪,由于环境等方面条件欠缺,很容易导致疾病一传十、十传百,时常造成一头猪生病,一个村子的猪都遭殃。

在人工和饲料费用上升,以及疾病增加的三重压力下,建和养殖场放弃养猪。“你看,现在养驴多好。吃得少,不需要人照顾,还很少生病。”

养猪免税所以拿地很难

年出栏万头会得到政策帮扶。可从2000头到10000头,对拿不到地的郑娜来说,难以逾越。

父亲郑建和将不再养猪的原因归结于三大成本的增长。而在女儿郑娜看来,这些只是表面原因,真正让她决定放弃的,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。

2009年,郑娜和父亲决定放弃的时候,每斤猪肉的饲养成本大概是6.5元,那时候收购价是每斤4.5元,当然亏本。但郑娜说,以他们经营多年的实力,完全可以撑过那道难关,如果坚持到现在,以每斤10.5元左右的收购价,肯定会赚不少。

为什么没有坚持?因为郑娜看不到继续发展的可能。2007年下半年,郑娜结婚、要了孩子,养殖场还在运转,但她没参与一线工作,相对清闲。利用那段时间,郑娜开始设想未来。

“以前,我们国家的生猪供应主要靠散户,散户可能占整个市场七八成的样子。这和欧美国家不同,人家都是大规模、企业化养猪。所以,就像蔬菜价格会出现波动一样,我们的猪肉价格也会出现波动。某年行情好,投入养猪的散户就多,第二年生猪供应上来了,猪肉价格就会下来。猪肉价格下来,养猪的散户又会相对减少。如果规模经营,就会稳定很多。像我们场子,做得最好的时候,每年出栏2000头,其实放在国外也是小规模。”

郑娜一直盘算着,让自家的建和养殖场也能规模经营。她的设想是建立饲养、屠宰、销售的一条龙产业链,直接将自己家养殖场的无公害猪肉,投入到自己品牌的连锁店。但在其他条件都成熟的情况下,她没能拿到扩大规模所需要的用地。作为蓟县最具实力的散户,郑娜距离更大规模的经营,只差一步。那些实力更弱的散户,距离规模化,更加遥远。

郑娜透露,国家近些年一直在鼓励规模化养猪,年出栏达到万头以上的都会得到政策帮扶。可是,从年出栏2000头到年出栏10000头,需要逾越一条鸿沟。业内人士透露,由于养猪免税,地方政府并不会因养猪业而得到什么财政收入,所以对从业者来说,征地等环节困难重重。

从散养到规模养猪的阵痛

“散户没实力发展成规模经营,规模经营的企业又缺专业人才。”

郑娜说,如今在东施古镇,已经很难找到养猪的散户了,整个蓟县范围内,散户也在撤离市场。即便今年行情火热,也没有听说有太多人重新开始养猪。

她认为,从散户模式过渡到规模经营,是中国养猪业的必经之路。成熟的规模化经营,会最大限度地降低生猪患病的危险。而机械化作业,也会带来用人成本的下降。在饲料方面,大客户收购会让饲料供应商乐意给出更优惠的价格。

而现在,中国的猪肉市场正处在过渡的阵痛期,阵痛期内,猪肉供应不稳定,就会造成价格波动。

散户还没有完全撤出,而规模经营还远没有成系统。据了解,一些游资因为看中了国家政策的倾斜而进入养猪业,投入很大,也建起了现代化的工厂。但是,因为缺乏专业知识,猪崽成活率很低。“散户养猪依靠的是祖祖辈辈留下的经验。而规模化养猪,大型工厂,不会再让农民去养猪,而需要专业人才。”郑娜说,现在中国还不能提供规模化养猪所需的专业人才。

“虽然国内有农业大学,也有畜牧专业。但毕业的学生,多数是想进入农业局这样的主管部门做公务员,很少有愿意来一线的。”

在这个阵痛期,散户没有实力发展成规模经营,而规模经营的企业又不都很专业。“所以,我个人认为,转型的过程也许会比较长,猪肉的价格还会波动一段时间。”

郑娜说,猪肉不是蔬菜,蔬菜的周期相对较短,而猪肉的周期会长得多。“一头母猪,从发情、交配、产崽,小猪发育,长大,出栏。即便有人从现在开始大规模地投入,从购入母猪,到养出出栏肥猪,也要一年零两个月,那都是明年秋天的事情了。”

当年有些无奈地离开养猪业,郑娜多少留下了遗憾。她其实也在观望,等待着一个时机。“如果有可能发展起自己的大规模养殖场,我还是会回来的。希望到那时候,猪肉市场会稳定很多,企业能规模化经营,老百姓能吃上放心、便宜的猪肉。”
上一条:食用油价格究竟是涨还是稳,目前仍旧扑朔迷离 下一条:农产品流通“零环节”是个伪命题